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开奖直播 > 现场开奖直播 > 正文

对话诗词大会冠军陈更:我不是学霸,我只是不

发表时间: 2019-03-03

  良多人奇怪哪来那么多的时间看书。切实对陈更而言,读书就象征着休闲,不开心的时候会抱起一本书躲到角落里,“读书是我的自愈方式。当初假如吃饭时不读书,都感到很不习惯”。

  记者 上官云

  好像“一夜入坑”,她开始收罗与诗词相关的著述,书越读越多。

  但听着董卿回述四季竞赛的点点滴滴,说她每一年都如约在百人团里答题,陈更没忍住,哭了。

  “我不是学霸,我只是不休息”

  “怎么描写那个时候的心情呢?似乎就是被主持人多少句话一下子戳中泪点。”她说道。

图片来源: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视频截图

  不久前,站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(以下简称“诗词大会”)的舞台上,北大工科女博士陈更在获得总冠军后,哽咽着说出了上面的话。

  古典诗词的启蒙,始终拖到21岁才开始。那年,陈更被输送到北大,专业是个别力学与力学基本,再细一点,就是研究智能痊愈机器人的操纵器设计,需要花大把时间泡在实验室里,跟各种数据打交道。

  节目是提前录制好的,包括拿冠军那一期。陈更没向家里人“剧透”结果,但笃定大家会很高兴,“他们都爱看诗词大会。开始还怕爷爷奶奶看到结果会犯高血压,好在最后平稳度过”。

  “答题时心无旁骛。知道结果时倒猛然生出一种‘庄生晓梦’的觉得。”想起当时的情形,陈更调侃了一下自己,“从没想过能拿冠军。第四季高手太多,既不缺常识也不缺脑力”。

  她学习很勤奋,以精良的成绩升入一所很不错的中学,考虑到家境一般,在分科时决定了理科,渴望能习得一技之长,将来找工作容易一点儿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,做一件事件重要的可能是成果。但对陈更来说,无奈割舍的却是过程,这偏偏也是她不放弃参赛的理由。

  夺冠后,爷爷奶奶的血压没增高,陈更的有名度倒是涨了不少。她那“北大工科博士”的身份更是令人们惊疑,感叹是“真・学霸”。她动摇否认:我不是学霸,我只是不休息。

  每一次“失败”都会推着她朝前走。“大家可能会质疑,那岂不是你这三年都没进步。为什么不去提高自己的文笔跟作诗才干?我想说,诗词的记忆懂得是创作的基础,所以绝非原地踏步”。

  从前四年的时间里,她连续参加四次诗词大会,前三次均因为种种起因失败,最终又带着“参加《吐槽大会》的勇气”浮现在第四季赛场上,成功捧杯。水到渠成也好、天道酬勤也罢,对陈更来说,她等候的诗和远方,兴许还在更远的地方。

  就仿佛多少年以前,她穿梭于燕园的绿树花丛中,抱着一摞书看向远方,想着辛弃疾的那句词,“莫避春阴上马迟,春来未有不阴时”。(完)

  她曾在很多场合提到过,想为传播诗词尽点力,让更多人喜好它们。这听上去有些难,毕竟在很多古代人眼中,诗词既不常用,也显得不是那么实用。

  偶然,她在图书馆里翻到了一本书,里头提到《蒋勋说唐诗》。细细咀嚼之下,陈更发现,原来诗词并不是假想中那样艰涩难懂,而是富有大智慧,与人生、哲学都有着密切的联系,妙不可言。

  世上素来不会有这样的承诺,说尽力就一定迎来胜利;但不努力,却永远无奈达到空想的彼岸。陈更以为,人生要有踊跃向上的态度,生活有了精气神才不累。正是诗词,教她领悟了这些情理。

  看到青山隐隐,她会想起 “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”;看到落日,会想起 “天意怜幽草,世间重晚晴”…… 诗词打开了她的眼界跟心怀。

  陈更爱诗词,也热爱诗词大会的舞台。在第五场个人追赶赛环节,她用这句词来描述自己的心境。

  2016年,她第一次站在诗词大会的舞台上,之后简直场场不落,总会如约出现在观众面前。第四季时,主持人董卿记错她的出场次数。陈更低眉笑了一下,“这是第15次”。

  过五关斩六将,陈更赢得了和擂主孙晓婧对决的机会:或者是有些心急,第一题答错了,先送了一分。但终极以5:2战胜了对手。

  北大很美,但对初来乍到的陈更来说,仍是显得陌生了些。她不爱看综艺节目和电影,也很少出去旅行,把课余时间几乎都花在了阅读上,同时有意识地开始多看一些散文集。

  温故而知新。在诗词大会的舞台上,陈更总能有收获,也不为输给别人认为着急,“倒是曾经担心过,是不是拿到冠军就不能再来了”。

  “在诗词大会上,我很快乐,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得到舒展。”王立群、蒙曼等几位嘉宾都是陈更的偶像,第一次看到他们时,她激动地心都快跳出来了,“这么好的机遇当面聆听讲解,怎么可能不来?”

  从21岁后才开始看诗词,与那些只有十几岁的诗词大会参赛选手比起来,陈更起步相当晚,但经过五年的坚持,终于如愿以偿捧得奖杯。

陈更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我不是为了拿冠军,每一个百人团选手都是来享受诗词的。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,并不太关注输赢。”登场前,陈更会悄悄给本人破下flag:不丢人就行。

  诗词大会舞台上落泪的冠军

陈更。受访者供图

  时光的指针拨回到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开端那刻。这是陈更第四次参赛,想角逐冠军,必须先克服其余选手才有攻擂资格。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23日电 题:对话诗词大会冠军陈更:我不是学霸,我只是不休息

  “诗,是能让你改变一点儿的货色,有助于你放下一点什么、明白一点什么。”不止一个人问过陈更,当初读诗还有什么用,她想了一会儿,回答道,“一个人读多了先贤愚人的诗词后,会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”。

  对话热门人物,理解新闻背地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还是一人千面?开腔,不仅是语言的交流,更是灵魂的触碰。在这里,消息主角变得更加破体。

  一位“四朝元老”的心声

  正由于是一位持续加入四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选手,陈更得了个绰号“四朝元老”。

  “第四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总冠军已经产生了,她就是陈更。”主持人董卿宣布比赛结果。陈更随即微笑鞠躬,向观众致意。

陈更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如果我能在传播传统文化的道路上多做了那么一点点事,让更多人看到中国古典诗词的美好,我感到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理科与文学就这样在她的生活中融合了。如同她此前在第一季诗词大会中所说:“我爱我的机器人生涯,它是我理性事实的左岸;我也爱我诗情画意的诗词世界,它是我柔软感性的右岸。”

  【开腔】编者按:

  “二心做一些事,断定就要放弃许多其余的事,比喻看到微博头条显示‘偶遇XX’、‘XX宣布恋情’这些很无聊的标题时是不是就会忍住不点进去了?时间就有了。”陈更俏皮地说。

  话说得好像有些讨巧,却是实情。陈更从小就爱好看书,老家的一间屋子里有两个稍显破旧的书架,那是她的“乐土”,经常会从前翻一翻。

  不止是夺冠的那一刻,六七年来,诗词早已渗透陈更的生活。

  但陈更不准备轻易废弃。现在,她已经在报纸上开设专栏,时一直写写文章,和读者分享诗词的妙处。在她心里,值得的事件便要去尝试,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。

  “梅似雪,柳如丝,试听别语慰相思。”

图片起源: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视频截图

  舞台亮起,她第三个出场,还是一身素雅的民国装,梳着两条麻花辫,妆容谈不上精致,但却透着一股安稳与宁静。

  莫避春阴上马迟,春来未有不阴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