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开奖直播 > 开奖直播 > 正文

徽宋逍遥歌全文阅读_百度阅读

发表时间: 2019-10-12

  “好好好,皇上真是英明神武!帮了大忙了,大家跟我一起喊!皇上威武!”……“皇上威武!”

  “公子,小倩听说公子不顾安危,取了方翰首级归来,小倩要谢谢公子大恩,只是,小倩也求求公子,以后万万不可为私仇犯险!天下安危系于公子一身!权且思量天下百姓啊公子!”说着就要跪下。

  “好了小倩,”我连忙扶起,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,不过你别着急,我以后注意就是了……”

  “蠢货!这么容易的事都干不了!还损兵折将!活着作甚!来人!将奚胜拖出去!斩!”

  “哈哈,你那妹妹颇有姿色,本大王喜欢的紧,让她今晚到我屋里,你可明白?!”

  “是是是,大王看上她是她的福分,末将这就安排!”范全明白了,一脸恶心谄媚相。

  “嗯,真将军也。”王庆喜道,转过脸,看着大将糜胜,“糜将军,你为何如今才到?!”

  那糜胜也是一个忠义之士,看王庆如此荒唐,心中悲凉,“大王,路途遥远崎岖,又逢粮草不济,故而有些拖延,还望大王赎罪!”

  “放屁!一派胡言!”王庆突然发怒,“我早知你故意拖延,怠慢军心,延误战机!怎么?!你想背叛我??!!”

  “不敢?好,既然你对我如此忠心,那现在让你那俊俏的内人到我房里来!我自有计较!哈哈。”

  糜胜呆住了,我有没有听错?大王怎能说出这样的话?这还是当初意气风发的王庆么?!

  “大王……”糜胜忍住,希望是自己听错了,“糜胜未听清楚,还请大王明示……”

  “明示你个头!本王现在要狠狠的干.你那娇弱水嫩的娘子!怎滴?听清楚没?!”

  “哈哈,你不是忠心不背叛么?!那就给我看看!你们都是我的奴才!那你们的家人也是我的奴才!我要玩乐有何不可?!”

  “无道竖子!!”糜胜再也忍不住了,拔剑在手,“王庆!我当初看你是条好汉!一心一意跟随你打天下,可谁知如今你狼子野心,荒淫无道!哪有一丝仁义之心!如今朝廷逐渐清明,你不思报效,却一再发动战事!涂炭生灵!我看你如今就是个恶魔!今日我要替天行道杀了你!哈!”

  “嘭”……“噗通”!糜胜刚迈开第一步,只觉得后脑被重重一击,眩晕到底,可还有些意识,只是浑身无力。

  糜胜大惊,极欲起身,可惜浑身一点儿力气使不出。 那王庆看到糜胜娘子来了,眼中放出老虎一般的饿光,呼的一下子窜到糜胜娘子身上,“刺啦”一把撕开娘子衣服,白花花的肩膀、胸脯、后背露了出来,再一用力,糜胜娘子早已玉体裸露,一丝不挂。

  糜胜呼吸急促!眼睛爆凸,嘴里早就咬出了血,手指也在地上扣的血肉模糊来,呼哧呼哧的哭骂到,“王庆我未负于你,为何如此待我!!!娘子!!!”

  那王庆一把将糜胜娘子按到,虎躯一扑直接上弓,一点前奏都没有只顾着冲击,任由身下娘子哭喊挣扎,一边耸动一边大笑,“谁让你娘子如此风.骚,我早就想要了哈哈!”说完也不答话,继续疯狂冲击。

  过了好一会,王庆低吼一声!猛一番火山喷发,那娘子早已昏厥,“把这娘们拖下去,让外面的兄弟们享用吧……”

  整了整衣服,王庆舒了一口气,不顾地上的糜胜,道,“命范全、丘翔合为一部,统兵三万,命统军都督段五、统军大将段二,率军三万,命大将马犟(纪山五虎之一,号白毛虎,颇有实力)、马勥(纪山五虎之一,号独眼虎,很有实力)统兵四万,三路大军十万,再打徐州!!”

  台下黑压压的几万兵士,一个个端的是站得直,立的正,面对着自己敬爱的丞相,哪个不一心一意!

  “将士们!这些天来!大家辛苦了!”我顿了顿,“如今大宋天下形势危急,内有四寇,外有鞑虏,我们的父母、妻儿、姐妹,时刻都在遭受着被杀害、被蹂躏的危险!作为一个好男儿,我们能坐视不管么??!!”

  “对,我们不能!”我又说道,“之前我们和贼人交手几次,互有胜负,但看起来,贼人也没什么人了不起,只要用兵得当,大家团结一心,奋勇杀敌,胜利就在眼前!!”

  “将士们,我将上奏朝廷,从今天起,所有兵将俸禄加两倍!我只求大家,听从指挥!奋勇杀敌!”

  “皇上威武!丞相威武!”“皇上威武!丞相威武!”“皇上威武!丞相威武!”……

  “哪有如此容易,项将军是个将才,却不能做统帅,尤其当前贼寇兵多将广,我们虽有几员猛将,不但不够,也无人指挥,说来惭愧……,只可惜了这些信我如斯的威武将士”

  “叮,保河口,救百姓,破贼军,功勋涨至350000,开启功能-召唤汉将!!”

  只见虚无空中漂浮:功勋350000 第一功能绝对防御 第二功能妙手回春 第三功能召唤汉将。

  我内心期待着,那些人,引领一个时代的风骚英雄!我是否有机会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!

  这时,虚空中立刻分出两块:智将 武将,然后后面分别跟着许多曾经让无数人敬仰、喜爱、佩服、惧怕的名字!后面还跟着召唤所需要的功勋值。

  只见,原本月黑风高的夜晚,突然,西方艺术家眼中的东方文化:懂得融合才是最大。从空中降下三道闪亮光柱,纵贯天地,直直的映照在庭院中的逍遥允面前。

  可是出来后,都惊呆了,都张大嘴巴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从来没有见过的浩瀚奇景!

  当那三团物体稳稳落地,光柱也开始逐渐消散,直至不见,浅谈桥架基础知识而光柱中的物事发着莹莹的光,也展现出来,乃是三个人。

  当头一人,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,头戴纶巾,手持羽扇,身披鹤氅,飘飘然有神仙之概。

  赫然便是三国英雄:南阳卧龙诸葛亮!!常山赵云赵子龙!!西凉马超马孟起!!各消耗功勋十万!

  “不不不,不迟不迟,来了就好来了就好,快起来!正好凑桌麻将..”我赶忙扶起三人。 真是威风凛凛、威武非凡的三人啊,我是越看越爱。

  “啊……这个……众将不必惊异,此三人乃我同窗,今奉师命下山助我,被师父用力传送过来!哈哈。”

  说法力,其实大家也知道不是没有,例如公孙胜、乔道清、包道乙、马灵等等,都是有些道法之人,日后自会出现。

  “嗨,他们都是三国名将后人,羡慕先祖,所以姓名啊打扮啊都是照葫芦画瓢,还有不少同窗如此,日后大家自知。”

  于是,接下来几天里,我便拜孔明为军师,指导众将督导训练兵士,而孔明自己则在全力学习研究各地山川地理、风俗习惯、气候生物等等。

  “糜胜将军,弟妹为保贞洁,投井而死……”李助难过道,其实糜胜娘子是被众军士轮.奸无数,下体爆裂而死,凄惨异常。

  “娘子……娘子啊……是我害了你啊……你劝我离开王庆,归顺朝廷……我后悔没听你的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糜胜大哭起来。

  糜胜忽然停住,叫到,“对!我要好好活着!我要给娘子报仇!我要杀了王庆!”

  糜胜踉踉跄跄站起来,摇晃着牢门,“王庆狗贼!放我出去!你我大战三百回合!我杀了你!!!啊!!!”

  糜胜喊了一天,除了来个耳聋的老卒送饭,依旧无人搭理,糜胜颓废的倒在地上,泪流满面。

  “先生!如今王庆无道如此,我等日后断不能继续效力,不知先生以后如何打算?!”

  “不瞒先生,我观今日朝廷,在逍遥贤相的治理下早已面貌一新,清正仁爱,我等若投,必将大有可为,名留青史!”

  “糜胜将军所言不差,今日朝廷,不同以往,逍遥丞相素有贤名,日后天下必望风归附,此天命也。”

  却说王庆大军十万再次如蚁附膻,分东、东南、南三路,各距徐州十里下寨,互为犄角,只等王庆下令,便开始轮番攻打。 早有探马报与逍遥允。

  “主公勿忧,亮有一计,可安排兵士每逢半夜擂鼓呐喊,不几日,贼军必然后退。”

  于是,我军每夜多次擂鼓呐喊,贼军都以为宋军来劫营,呼啦呼啦从被窝里爬起来仓皇应战,结果发现宋军根本没来,连个鸟毛都没有。

  一夜这样,两夜这样,甚至三夜这样还好,夜夜如此,早把贼军搞得疲惫不堪,起来吧,没人,不起来吧,又怕这次真有宋军。 到了第四夜,贼军实在受不了了,三路各又退了十里下寨。

  第五夜,我军依旧半夜擂鼓呐喊,这下贼军在睡梦中都要笑醒了,傻瓜宋军,我们都退这么远了,还用这招??!!

  我安排赵云、马超一路,史文恭、栾廷玉一路,项元镇、宗泽一路,各率两千快骑兵,马、薛二将接应,用擂鼓呐喊声掩盖马蹄声,分别趁夜劫杀纪山二虎、范全丘翔、段氏兄弟大营。

  贼军发觉时,宋军骑兵已至,三路骑兵在如此猛将带领下,如闪电般在贼营中几进几出,往来冲杀!

  贼军黑暗中分不清你我,又没睡醒迷迷糊糊,武器铠甲也未装备好,甚至还有人光膀子裸屁股,总之,只有被动挨打的份!

  三路骑兵肆虐了不到半个时辰,又风驰电掣的撤回,等贼兵反应过来准备反击时,宋军自然无影无踪。

  此战,宋军大胜!以仅仅受伤二十多骑的代价,斩杀贼军一万,伤敌一万,赵云斩杀敌将施俊、廖立,马超斩杀敌将柏仁,刺伤大将马勥右臂,史栾二将共杀御营使丘翔,项元镇斩杀武顺,另烧毁大量营帐、粮草。

  而王庆这边却是暴怒异常,“一群蠢货!不知道防止劫营么?!不知道安排哨兵?!”